心里其实都清楚曹操是怎么个想法至少他们知道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王中王资料公开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7:24
   虽然嘴上是这么说,可孙策心里却是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本来jiushi自己一方应得的。毕竟刘备的实力如何,势力怎么样,自己清楚,他自己清楚,而曹操他也一样儿清楚,所以在和自己两人谈判的时候,他曹孟德还不看着自己的眼色行事吗,可不是看他刘备啊,所以武陵自己不过才拿了四个县,说实话,不是他刘玄德占了便宜了?
 
    至于孙策心里怎么想的,刘备是没有去合计zhègè,他此时只是想着,孙策之前说的,等己方大军休整完了,就拔营,南下去武陵,接手其地。不过和之前不一样儿的是,其中的四个县,却是要给他孙伯符的江东军了。刘备这时候心里是憋屈得很啊,可却一点儿都不能发作出来――
 
    孙刘联军休整了一日后,孙策和刘备便带着己方的人马南下,奔向了武陵,zhunbèi接手曹操的如今暂时占据的地盘。
 
    而曹操呢,他这时候真是盼星星,盼月亮似的,就等着孙策和刘备带大军来呢。没bànfǎ啊,谁让己方都已经是这样儿了呢。把占据的地盘拱手让人,自己还是无比欢迎,真不知道,居然是能发生这样儿的事儿。可不看不知道,自己要是以前,肯定是想不到,自己身上能发生如此怪异的事儿,可它就真实地发生了,你还能怎么样儿。
 
    至于襄阳那边儿,孙策也好。是刘备也罢,是一点儿都没dānxin。因为有刘备的亲笔书信在,文聘自然是会按照自己主公的命令去办事儿。当然了。刘备可从来没说zhègè时候就让文聘把襄阳给让出来,只是说得清楚,什么时候曹操带兖州军过去,什么时候再让给他不迟。
 
    并且如今孙策所派的信使,必然没到襄阳。不过两人反正都不着急,要说着急的,那肯定是曹操。当然了。孙策和刘备都相信,等曹操再带大军到襄阳的时候,那文聘早已是收到刘备的亲笔书信多时了――
 
    要说刘备给文聘的亲笔书信中。他的意思很简单,jiushi让文聘在看到曹操带兖州军来到襄阳的时候,让其军接手襄阳防务,然后他们就算是功成身退。可以退回来了。
 
    不过虽说是如此简单吧。但是刘备信中的深意,他相信文聘还是能了解的。或者说,有些东西,就算是他不说,文聘作为曾经荆州军的大将,并且也确实是个人才,他当然是知道要如何去做了。
 
    最简单的,比如说他还能留给曹操一个完好无损的襄阳城吗。显然是不可能。至少肯定不会是让曹操还有兖州军重人如意jiushi了。同样儿的,曹操会给孙策还有刘备一个完好无缺的武陵吗。同样儿是不会,反正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,你你我我,彼此彼此吧。反正是“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”,不都是那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没多久,孙策和刘备便带着孙刘联军来到了武陵的治所,也是如今曹操兖州军大部队驻扎的地方,临沅城――
 
    在太守府中的曹操,是早已接到了己方的探马禀报,知道孙策和刘备来了。
 
    而他呢,则是带着自己属下,一起出城来迎接孙策和刘备。zhègè是必须的,也是必然如此,毕竟孙策和刘备两人的身份地位,就不得不让曹操如此。当然曹操也可以不出来,不过那样儿的话,就很容易被天下人所诟病了,可能有人就要说了。曹孟德如今官拜大汉司空,然后如今却是目中无人了,连孙策和刘备来,他都不出城去接一下,这真是太狂了,而且太失礼。
 
    哪怕曹操如今的势力是大了,而且实力也应该说是增强了,可即便如此,他也没说是敢小看了天下人。同样儿他是时刻都记得,什么是人言可畏。如果说自己不出城,那么没准想投靠自己的人,可能就会一下改变主意。所以该有的礼节,那却是必不可少,不可或缺的,所以他便带着自己的一干属下出城了。
 
    没多久,孙策和刘备两人便带着亲卫打马而来。至于说孙刘联军,当然是他们两人早已让所有的士卒驻扎了,而士卒此时正在距离临沅城不算很近的地方扎营――
 
    因为临沅城外还有好几万的兖州军在城外驻扎,所以孙策还有刘备的孙刘联军,却是驻扎得比较远,毕竟他们不可能太靠近兖州军,所以是泾渭分明,和他们是有段很大的距离,以致于距离临沅城当然就远了。
 
    不过zhègè都不是什么事儿,两人看到了曹操和他的一干属下之后,是赶紧翻身下马。
 
    而孙策和刘备还没说话呢,曹操倒是先开口了:“hāhā哈!二位远道而来,欢迎欢迎,快随操入城一叙!”
 
    孙策和刘备,要说两人的势力和实力,哪怕是加在一起,曹操也不是说惧怕他们。可是如今还是,己方是“人在屋檐下”啊。所以孙策和刘备,他们jiushi两位大爷,哪怕是在曹操看来,都是如此,所以这两位大爷要是不给招待好了的话,那么可真是,对己方没有好处――
 
    而孙策和刘备则都是一笑,此时就听孙策说道:“曹司空几日不见。如今风采更胜之前啊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说了,你孙伯符莫不是在讽刺与我?可是怎么说呢。这要不是因为己方退路的事儿快要圆满解决了,自己也真是,可不会如此。对于孙策的话,曹操倒是没多说,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便没有下文了。
 
    对于曹操来说,如今的襄阳可还没有到自己手呢。所以他当然不会去做那得罪人的事儿,尤其是得罪孙策和刘备这两个如今的大爷。至于说以后,曹操心里腹诽着。所谓是来日方长,早晚必要让孙伯符还有他刘玄德他们吞下今日的苦果。要让他们也知道知道,己方的便宜,hēhē。却不是那么好占的啊!
 
    但是如今呢。曹操依旧是对两人笑脸相迎,然后拉着两人便进了城,是直奔太守府,曹操已经是命人去zhunbèi宴来招待孙策和刘备他们一行人了――
 
    就在宴席上,曹操还特意问了一下刘备,关于襄阳交接的事儿。
 
    “玄德,不知襄阳之事,如何了?”
 
    刘备此时心说。你曹孟德也有如此着急的时候?也有看我刘备眼色的时候?他心里是得意非常,毕竟zhègè时候可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。必须是要有很多的前提之下,所以才有了如今zhègè情况,不是吗。
 
    只见此时刘备说道:“曹司空还请放心jiushi,襄阳城仲业相比如今已经收到备的亲笔书信了,只要司空带兵前去,那么必然会顺利接手襄阳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此时是面对微笑,然后是敬了孙策和刘备两人一爵酒。当主公的都敬酒喝酒了,作为属下的,没有一个不端起来喝酒的,没bànfǎ,这是必须的东西啊,不这样儿肯定是不行jiushi了――
 
    一顿酒宴完毕,众人没营养地聊了几个时辰,之后就各回各屋,休息去了。
 
    而孙策和刘备就在武陵城内,太守府中休息了。至于说安全的问题,他们还真是,虽说不会一点儿都不dānxin,但是毕竟他们也带了不少的亲卫,所以是足够高枕无忧了。并且孙策更是艺高人胆大,直接就和刘备说,要真是事情有变,就凭他自己一杆长枪,就能杀出武陵。
 
    而刘备对此,也是赶紧dàoxiè,不过心里却是鄙视孙策,不过jiushi匹夫之勇罢了。说实话,刘备是很有自知之明,至少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那武艺肯定是不如人家孙策,但是要说到谋略那些东西的话,那他孙策孙伯符却是不如自己了。
 
    刘备不是自大,而是他确实认为以自己的水平来说,虽然不是天下顶级的谋士,但怎么说也能充当一个谋士,虽说zhègè谋士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,可总比那只有匹夫之勇的武将是要强不是吗――
 
    一夜无话,曹操当然是不会去做那危险的事儿,更何况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呢。
 
    而第二日,众人是用过了朝食,曹操便对孙策和刘备说道:“二位,可以交接武陵的防务了,不知二位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说实话,孙策和刘备两人,可就等着曹操说这话呢。不过之前曹操一直都没说,所以两人也没提。毕竟不是“皇上不急太监急”,连他曹孟德都没那么着急,自己两人又何必biǎoxiàn得太过着急呢。
 
    更何况无论是孙策也好,还是说刘备也罢,心里其实都清楚,曹操是怎么个想法。至少他们知道,要真是己方孙刘联军一来临沅,就接手临沅的防务了,那么曹操他没准就不放心再在临沅城待着了。
 
    他曹孟德的性格,本来jiushi多疑,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人,所以……――
 
    孙策和刘备就敢说,只要己方接手了临沅防务,那么他曹孟德必然要带着城内的兖州军退出临沅,然后在临沅城外的大营休息,他绝对不会再在临沅城内休息的。这jiushi他曹孟德,和自己两人还不一样儿,毕竟自己两人敢在他兖州军守御的临沅城休息,可他曹孟德却是不会。zhègè也不能说他jiushi不敢,只是他曹孟德对此事确确实实,是有足够小心的。
 
    而此时孙策一听曹操的话,是忙说道:“好,既如此,那么便依曹司空!相信玄德公亦是如此想法了!”
 
    这时候孙策直接就给刘备做主了,而刘备也只能是在心里苦笑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九九七章 曹孟德带兵北上
 
    可不是吗,刘备这时候他能不在心里苦笑吗,心说这就是没势力没实力的最终结果,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权利啊,这不人家就直接给你做主了,你看看,他孙伯符不就是如此吗。
 
    刘备对此还能怎么说,他能是一笑,然后附和着孙策,对曹操说道:“不错,曹司空,孙将军之言亦正是备之所想,此时就如此了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是满意地一笑,然后再对孙策和刘备说道:“那么既如此,如今是事不宜迟,不知二位觉得呢?”
 
    孙策说道:“如此甚好,甚好!”
 
    刘备是不敢说其他的,只能是附和着孙策。所以在朝食用完后,三人便出了太守府,各自去点兵换防了。
 
    曹操是命人集合己方在临沅城内的兖州军,然后撤出临沅城,而孙策和刘备两人,自然是要出城,让己方的士卒来换防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根据之前孙策和刘备两人相商的结果,武陵的临沅城,那是归了刘备了,所以最后当然是刘备军的士卒来接手,至于孙策,就是和刘备一起出城,其他的,他都不管了。至于说和刘备出城,不过也是顺道而已,他正好是回己方的大营看看。
 
    曹操属下召集士卒的速度,那可以说是真够快的。或者更准确点儿应该说,他们兖州军上下,可是真不愿意再在武陵待着了,毕竟退路的问题不解决后,他们也没有其他太多的心思。所以知道孙策和刘备两人来临沅了,并且自己主公召集了所有人,众人就都明白,这是要离开武陵。北上襄阳了,所以那个速度,绝对是快的没法,几乎是没人愿意再在这儿待着了。
 
    怎么说,没有个退路,那确实干属下下令,全体撤退出临沅,最后要退出武陵。北上襄阳。一听自己主公这话,众人是各个都喜欢颜开的,能不如此吗,一直以来的愿望,终于是要实现了,所以他们的心情,那确实是都很愉悦、开心。很激动。
 
    等兖州军士卒听到了自己将军所说的这个消息后,一个个都是欢欣鼓舞,一直都没有提升的士气,今日居然是提高了很多很多。之前几日,兖州军绝大多数的士卒都比较颓废,可如今一看,虽说不至于一下就焕然一新吧,但也确实。和之前相比,那却是两种精神风貌了。连傻子都看得出来,就别说是曹操他们了。
 
    果然,这一个消息,就能让己方的士卒改变这么多,可见这个士气这些东西,确实是很微妙的。至少曹操众人有理由相信。要是之前的那些颓废的兖州军士卒,遇到人家孙刘联军,战一场的话,己方是八成要败的。可是如今呢。至少己方肯定不会占不到什么便宜,而孙刘联军要是此时和己方大战一场的话,他们不出血是不可能了,没准都要伤筋动骨也不一定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和他的一干属下,看到了己方士卒此时的风貌,可以说都是比较满意。
 
    心说,如此才是我兖州军的将士,我兖州军的大好男儿,怎能像之前一样儿,那么颓废?
 
    而随着曹操的一声令下,众人便打开了城门,撤出了临沅城。说实话,按常理来说,从一个城池撤退,怎么说,士卒心情都不会是太好。毕竟无奈从一个攻取下来的城池离开,这不就是耻辱吗。
 
    可是如今呢,兖州军士卒几乎人人都没有这样儿的想法,反而他们是很轻松的,是很高兴的,是希望如此的。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了解他们此时此刻心情的话,还以为他们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呢,所以也不得不说,这个确实也是,有点儿意思。
 
    没用太久的时间,曹操便带着己方在城内的所有士卒,当然也包括他的一干属下,退出了临沅,回到了他兖州军在临沅城外驻扎的大营。
 
  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